当前位置:夜路>书库>穿越历史>快穿之坠落黑月光(NP)> 东京校(十一)

东京校(十一)

  周六桐原并没有回老宅,而是陪同桐原夫人参加一场晚宴。
  桐原夫人在车上已经开始絮唠,王氏夫人怎样的趋炎附势,发现桐原夫人这里走不通,立马搭上江北基金会的富川先生。
  觥筹交错,推杯换盏,大家开始跳舞或者凑在一起闲谈,山下终于在二楼阳台找到她。
  她坐在沙发上,穿着不同于平常的礼服,嘴上擦着深的红,头发卷成海藻似的大波浪,整体看起来比平常大上几岁。
  那位富川先生仿佛一位长者一样坐在她身边畅谈着,但满是皱纹的干枯的手却覆在她的手上。
  王氏夫人不时举杯附庸地谈笑,仿佛并没有看见这一幕,周围的人也视若无睹,连她自己也是。
  桐原靠在阳台边上,眺望着远处,眼神却没有聚焦。
  “女王之心,这条项链我正好有收藏”富川先生站起来,“可以请嘉卉小姐替我鉴赏一下吗”。
  晚风拂过,桐原侧过头,看见她苍白的脸,她不点头,也没有答好,王氏夫人把她拉过来,“嘉卉早就想看看”。
  “我去一下洗手间”
  嘉卉扯着苍白的嘴角,一字一句说得很慢,像是实在忍受不住。
  富川先生有些不悦,但看着如同雕塑般苍白美丽的少女,还是没有多说什么。
  毕竟夜还很长。
  “你要回去”
  嘉卉从洗手间出去,刚要走过拐角,就看见桐原靠在那里,身材修长,陷在阴影里。
  “不回去的话,和你结婚吗”
  她分明在笑,眼睛却在哭。
  明明画着妩媚的妆容,烫着海藻般的卷发,该是烟视媚行的女妖才对,她却像是一块随时要碎开的玻璃。
  空荡的走廊间,脚步声响起,嘉卉的脸刷的一下白下来,她低下头,牵着裙子认命似的往前走。
  “和我结婚”
  桐原抓住她的手腕,把她带入一旁的房间里。
  “嘉卉”王氏夫人喊了一声,没有人应答。
  “已经出去了吗”,王氏夫人的脸沉下去。
  桐原的头靠在倚在少女的肩窝,轻声重复着,“和我结婚,嘉卉”。
  找了很久的嘉卉,突然出现在王氏夫人眼前,尽管那两个人手牵着出现,她仍旧狐疑的眯着眼睛,来回的斟酌桐原口里的‘结婚’两个字。
  桐原家和王氏结成婚约的事,报纸上都印有醒目的大字。
  休息室内,少女咬着下唇,脸颊粉得似涂了胭脂,桐原忍不住地在她的唇上吸吮。
  “别”少女的闷哼变成泣音,颤着月白的身子,如同幼猫一样呜咽着。
  但这样的制止,只会让少年更加不知魇足,大的团玉上满是红的印子,桐原摸摸少女的黑发,“好乖”。
  “乖女孩,把腿分开”
  这句话似蛊惑又像是命令。
  少女愣了一下,蜷着的似羊脂白的腿还是慢慢分开,淡蓝的小裤被剥下,褪到少女的腿弯。
  指节哪怕只是轻轻擦过,都能引起少女急促的呼吸,腿更是颤得不像话。
  软的指腹在贝肉口按压一下,少女瘫成一滩春水的身子就抖一下,嘴里发出微弱的呜咽。
  分明经不住,但只是咬着唇,乖巧的任由桐原摆布。
  何处不可怜。
  桐原没有察觉到不对。
  他只觉得她好乖,便更加地想要向她索取,事后才又偶尔地想到,是否欺负得太过。
  但他想他们既然相互喜欢,做什么不可以呢,早晚都会做的。
  他痛苦,对抗家族,但毕竟生在那样的家庭,生平很少有东西,是想要而不能得到的,于是便觉得世界都该臣服于他。
  他又怎么会想到,他们并不是相爱的呢。
  桐原撬开她的唇,手却坏心思地沿着她的裙摆钻入她的双腿之间,她犟着眉,美目带水,但还是乖巧地任何桐原亲着。
  她要结婚。
  山下攥紧报纸,如果她要结婚,那他算什么。
  发出那则匿名简讯的时候,山下很平静。
  她如期地站在巷子的青墙边,等待着发简讯的人,山下站在幽深的巷子里,蒙住她的眼睛,将她的手压在青墙上,很久没有说话,也不再有任何动作。
  她喊了一句“山下”,语气中带着一种平静的绝望,仿佛信仰轰然的倒塌。
  “不是”山下压低声音,几乎下意识否认,又莫名添了一句,“这个山下是你的什么人”。
  “是一个可恶的人”
  山下的动作一松,几乎要维持不住捂住她眼睛的手。
  “这么讨厌他”
  问出的声音几乎嘶哑。
  山下感觉脖子一紧,看到少女手里攥着的东西,他心头猛地一跳。
  是那块木牌,那块她交由他保管的木牌,她知道是他。
  她是在对山下久治说,我恨你。
  桐原坐在会客的座上,王氏宅邸安静得可怕,看着走进来的少女,桐原眼里是止不住的沉。
  “嘉卉,你从哪里回来”他说着冷笑起来,“不,你不用回答”。
  嘉卉小姐刚刚回来,下人们就看见桐原少爷黑着脸驱车离开了王氏宅邸,很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