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夜路>书库>穿越历史>穿成男主的炮灰前妻(1v1 H)> 坐起来,自己动【H】

坐起来,自己动【H】

  -
  沉阶探到下体,在贝肉里寻找那粒柔嫩阴豆,用拇指轻轻地揉,等它胀大,抵着重重地按。
  尖锐的快感一下升腾,杜窈窈如惊厥般挣扎,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  外部受刺激,豆珠的快意传送穴心,媚肉沥沥淌水,顺着茎身往下流。
  “不要什么?”沉阶抽送几下,里面叽咕声响,“这样你容易流水……”
  豆珠被他压得软趴趴,花心如一张小嘴自发吸吮,嗦着圆头朝媚肉里送。
  双层刺激,杜窈窈受不住,呜咽着推他的手,“别、别按了……”
  “再按,是不是要泄了?”沉阶感到她体内绞缩得剧烈,松开,轻揉几圈以示抚慰。
  杜窈窈脑子发晕,穴口紧紧地咬他,人如砧板上的一条鱼,张着小嘴急声喘气。
  “还是说,窈窈想被我插泄?”沉阶拨弄穴边嫩肉,挺腰一记猛顶。
  “啊——”
  杜窈窈眼前晃过一道白光,全身发抖地攀在他肩上。
  “太重了啊!呜呜……”她委屈地抱怨。
  “不重,你不说话!”沉阶动作放缓,振振有词。
  “夫君,受不了……”杜窈窈娇声娇气地哄他。心里却翻白眼,谁跟他一样,做爱就做爱,嘴上骚得厉害。
  “我就喜欢看你受不了的样子。”沉阶笑道。禁锢她的手腕压过头顶,龟头翘起,顶弄内壁上方的淫肉。
  那块褶皱被操得胀大,销魂的愉悦从穴中喷溅,杜窈窈小腹乱挺,扭臀想躲。
  她躲一次,他猛力干进花心一次,等曼妙的身子发软,又捣着淫肉连连戳刺。
  “不行了……真不行了……沉阶……”杜窈窈哭泣摇头,凌乱的长发铺在枕上,随身体四处拂扭。
  “我没有不行哦,是窈窈不行了。”沉阶被夹得想射,强自忍住,故意曲解她的意思。
  “呜呜……”
  腹下凝着一团热流,欲泄不泄时最是磨人,杜窈窈手指抓紧,脚趾蜷起,含着他浑身颤栗。
  “要去了是吗?”沉阶见她临界状态,闭眼咬唇,媚声撩人。他用力十几下深入,撞得里面狂乱痉挛,“去吧去吧。”
  “呜呜……啊啊啊!”
  脑中像有无数白光炸开,杜窈窈挺身抽搐,花心骤松,涌出大股潮液。
  “泄了好多……”沉阶在交合处掬一把,手掌湿淋淋的全是水。
  他抹在她脸上,挑起她的尖俏下巴,“让夫人到了一次,这次该我了吧?”
  杜窈窈迷蒙地睁开眼,沉阶还硬硬地堵在穴里,他想入她宫口。
  高潮一次,穴软不少。她扭腰迎合,吃他更深,“你慢慢进来。”
  沉阶不动。
  杜窈窈瞪着清媚的大眼睛,不解地看他。
  沉阶抱她肩膀,将两人姿势对调了个。
  从女下男上变成男下女上。
  他拍拍她的屁股,“坐起来,自己动。”
  杜窈窈怕极女上,入得深,且累人。她撒娇不依,“我没力气啊。”
  沉阶摸到她股间,抠弄小小菊口,“我有的是力气。”
  言外之意,他想再给她破个处。
  杜窈窈捂脸,她不能接受这么重口味的举动。
  “你撑着我一点……”
  她曲腿,直起上身,骑在他胯上。
  沉阶握着两乳,撑她身子。
  肉棒直直地杵在穴中,龟头顶着脆弱宫口。
  “啊好深……”杜窈窈抬臀坐起,根本不敢把他吞完。
  “不是越深越爽吗?”沉阶抓她的乳,强迫小穴吃尽。雪白臀肉打在他胯间,发出“啪啪”清脆声响。
  宫口被击开一点小缝,淫水淅淅地往下漏,泅湿两团圆硕肉囊。
  “啊……呜呜……”
  杜窈窈仰起脖子,颤抖地攥他双臂。
  “扭腰,摆臀,动。”沉阶言简意赅地催使。
  “啊我受不了……太深了……”没进宫口,她快被他撑坏,等整个龟头送进去,杜窈窈怕自己先没了。
  “你刚答应让我进去。”
  “不要……不要这个姿势呀……”
  “那不如我拔出,入别的地方。”沉阶语意深长,目光灼灼地盯她的嫣红唇瓣,“嘴和后面,我都没试过。”
  “你休想!”杜窈窈羞恼地瞪他,一不留神说出心里话。
  沉阶扑哧一声笑出来,眉宇一派清风明月,“我梦里想想成么?窈窈夫人,快动,我胀得发疼了。”
  胀死你!谁叫你坚守不射。杜窈窈不情愿地抬臀,忍着饱胀不适感上下起伏。
  她动作轻轻的、慢慢的,每次能入到深处,沉阶总觉得钝刀子割肉,不痛快,身下硬烫如炙铁。
  “窈窈,快点!”沉阶抓乳的手改揪住奶尖,捏着那两点樱红,命她快速插送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